企业新闻
欧盟何时才能真正“长大”?-中新网
发布日期:2021-10-30 08:22   来源:未知   阅读:

  “欧盟提出‘战略自主’概念,一方面希望重振自身摆脱发展危机的信心,另一方面也意在提升欧盟的国际地位,增强外部世界对欧盟的信心。”赵柯说。

  “欧盟着力加强‘战略自主’,旨在解决一系列现实问题。”崔洪建指出,其一,面对国际环境发生的巨大变化,欧盟希望通过全局性、长期性的发展规划,提升自身国际竞争力,维护良好的外部发展环境,使欧盟在经济、贸易、科技等领域继续保持世界领先地位的同时,价值观及生活方式的独特性不被改变;其二,面对大国博弈和竞争不断加剧、欧美关系起伏动荡的局面,欧盟希望在安全、能源、产业链及供应链等方面摆脱对外部世界尤其是对美国的依赖;其三,欧盟希望以“战略自主”加强内部力量的整合和聚合,化外部压力为内在动力,为欧洲一体化增加新动力。

  美军仓皇撤出阿富汗的“喀布尔时刻”,也给欧盟带来不小的心理冲击。欧盟外交与安全政策高级代表博雷利日前表示,阿富汗局势表明,欧盟为战略自主权的不足付出了代价。“唯一出路是吸取教训,谋求联合自强,提高战略自主权。欧盟不仅要加强能力,还要加强行动意愿。”博雷利还表示,将在今年11月的欧盟防长会议上提出组建一支5000人的部队。

  据外媒报道,近日,由于波兰宪法法院做出波兰国内法律优于欧盟法律的裁决,欧盟和波兰冲突不断升级,引发对波兰可能成为又一个“脱欧”国家的担忧。有俄罗斯学者指出,在欧盟面临诸多困境的当下,波兰挑起了新一轮欧盟内部危机。

  近期,受“不靠谱”盟友美国的接连刺激,欧盟内部加强“战略自主”的呼声再次高涨,引发外界广泛关注。面对外部挑战和内部危机,一心追求“战略自主”的欧盟,何时能摆脱依赖心态,真正成熟、自主?

  谋求“战略自主”

  据美联社报道,美国与英国、澳大利亚宣布建立所谓“三边安全伙伴关系”(AUKUS),澳大利亚据此撕毁了和法国签订的650亿美元常规潜艇订单,转而将与美英合作建造核潜艇。报道指出,“法国和欧盟的愤怒不仅停留在商业层面。对他们来说,强化自身防务安全能力的重要性再次凸显。”

  应对内外挑战

  崔洪建指出,欧盟实现“战略自主”的关键,是摆脱对美国依赖,不仅包括安全层面的依赖,还包括政治及观念层面的依赖。“欧盟推出所谓‘战略指南针’,旨在明确主要安全威胁、确定战略目标,凝聚成员共识。但它必须回答一个问题:如何看待自身与北约之间的关系?若这个问题回答不好或模棱两可,欧盟的‘战略自主’建设就该打上一个问号。欧盟应认清美国所谓‘共同价值观’的包装话术及其对欧盟‘战略自主’建设的冲击和损害,在政治外交层面找到与美国的不同之处,建设自己的战略支柱。”

  “欧盟提出‘战略自主’,是内外因素相结合的结果。”中央党校国际战略研究院副教授赵柯向本报记者指出,从欧盟内部来看,自2008年欧债危机爆发以来,欧盟陷入多重危机交织的状态,如难民危机、乌克兰危机带来的地缘政治冲击、英国“脱欧”等。在这种形势下,欧盟开始更深入地思考自身该何去何从。从外部世界来看,随着大国竞争态势和地缘政治格局的变化,欧盟逐渐认识到二战后欧洲建立的和平秩序并不稳固,美国对欧洲的安全承诺也不可靠。

  “在布鲁塞尔,《和平鸽》等传世杰作真迹热展:“星空”下传递“爱与,几乎所有演讲、座谈会、讨论会都在谈论‘战略自主权’。”在西班牙《世界报》网站看来,当新冠肺炎疫情席卷世界,“战略自主”涉及的范围更广。“它指的是具有自我保护的能力,还应具有军事行动的能力;是无须经过咨询或求得允许就能作出决定的能力,是能够在没有超级大国的帮助、支持或指导下,行使软实力和硬实力的能力。”

  实现战略自主不容易 摆脱对美依赖是关键

  欧盟委员会主席冯德莱恩在核潜艇合同风波后宣布,欧盟将于明年上半年法国担任欧盟轮值主席国期间召开防务峰会,探讨如何加强自身防务能力,目标是使欧盟与北约这个跨大西洋联盟保持距离。

  实现目标不易

  记者:李嘉宝 【编辑:田博群】

  在崔洪建看来,在推进“战略自主”建设过程中,欧盟应适时对建设成效进行评估,指标主要包括:经贸合作环境是否正在改善;内部政治稳定和团结受到外部影响的程度是否在减轻;自身观念和行为是否得到国际社会的普遍欢迎和认同。“欧盟追求‘战略自主’,必须突破一些观念误区,避免打着‘自主’旗号,做出一些破坏自主发展的行为”。

  欧盟委员会副主席谢夫乔维奇近日总结说,在经历阿富汗撤军的混乱以及潜艇毁约事件之后,欧盟需要更多地聚焦“战略自主”,“这将被提上欧盟最高领导层以及成员国元首和政府首脑的议程”。

  崔洪建进一步分析,目前来看,欧盟实现“战略自主”仍存在一定局限性,除了短期内难以摆脱对美国和北约的依赖外,如何将欧盟层面的政策框架真正落实到各国行动上,也是一大难题。

  今年5月,欧盟国防部长会议作出决议,同意邀请美国、加拿大和挪威加入欧盟军事机动性计划。此计划是欧盟联合防务机制“永久结构性合作”的组成部分。有观点指出,欧盟首次接纳非欧盟国家加入“永久结构性合作”,标志着这一机制从欧盟联合防务机制蜕变成美欧联合防务机制。接下来,美国很可能将其纳入北约的框架之内,与北约完全同质化,这再次证明了欧盟防务自主的始易成难。

  今年2月,在慕尼黑安全会议上,就任美国总统不久的拜登宣称“美国回来了”,作出修复跨大西洋关系的姿态。欧盟则再次强调欧洲加强战略自主能力、自身承担更多防务责任的重要性。冯德莱恩表示:“应该看到,欧洲已不再是4年前的那个欧洲,而是一个迈向战略自主的欧洲。”

  “欧盟内部的不团结因素,水墨动画《奇迹 有密码》之“坚贞不屈的巾帼英雄”-中,将牵扯其实现‘战略自主’目标的精力。”赵柯指出,目前欧盟机构和各成员国对“战略自主”的理解不同,使得这一概念在具体实施过程中存在边界过于宽泛、内涵过于模糊的情况,再加上欧盟对美国的长期依赖、欧盟外向型经济与外部世界联系紧密等因素影响,欧盟推进“战略自主”的实际效果仍有待进一步观察。

  欧盟何时才能真正“长大”?(环球热点)

  谋求“战略自主”是欧盟多年的夙愿。近年来,欧盟在提升战略自主尤其是防务自主方面加快了机制建设与道路探索。2016年,《欧盟外交与安全政策的全球战略》公布,提出加强安全与防务合作。2017年,欧盟推出欧洲防务基金,25个欧盟国家启动“永久结构性合作”。2019年,冯德莱恩提出将新一届欧委会打造成为“地缘政治委员会”,以增强欧盟在国际及地区热点问题上的话语权。2020年6月,欧盟在德国的倡议下开启“战略指南针”进程,意在为欧盟安全和防务政策商讨增加政治方向,在欧盟国家内部建立统一的战略目标。

  “欧盟的‘战略自主’概念以安全和防务建设为开端,逐步向各个领域扩展。”中国国际问题研究院欧洲研究所所长崔洪建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指出。

  同时,欧盟内部对实现“战略自主”不乏悲观声音。据俄罗斯卫星网报道,近日,德国国防部长卡伦鲍尔对推动欧洲防务一体化的官员和政府“发起了几乎不加掩饰的攻击”。在她看来,“如果没有美国的帮助,欧盟无法独立抵御潜在对手。”